设为五福彩票收藏本站
2019-11-21 09:47:22 |发布者:信息部陈姣 |查看:93 |回复:0

睡前的微信

这个点了没什么事

只是想起

如果我是你

如果还在大学

也许现在我会去找许多陪我散散步

可惜的是

我就是许多

朋友说

“那就祝你做个变成了我的梦”



火车


火车行驶得不紧不慢,窗外的树木与河流以一种可以被接受的速度与我挥手告别。这半截车厢被前往湖南的志愿者们占据着,都是在北京培训时认识的伙伴,同行的路上自然少不了娱乐活动,每一张座椅上都坐满了欢笑声——我们的游戏才告一段落,身后的吉他就又响了起来。

我有些疲惫,靠在座位上把头歪了下来。他正巧坐在过道对面,我的目光便停留在了他的身上。刚刚玩牌时他也参与其中,这家伙看着傻傻的,说起话来却一套接着一套,两片嘴唇上下翻飞,把其他人搞得是云里雾里,谁也猜不透他手中握着什么牌。可这会儿,他却没了那样的神气。或许是有点累了,或许是在回味着和谁的告别,他抱着背包安静地坐在那里,看到我在看他,就冲我淡淡一笑,把头扭向窗外去了。

山野


他是八月底来到英家村的,人们都喊他许老师。

他来的那天,学校里好不热闹。黄老师和他是村里七十年来唯一的大学生教师,李校长、刘校长、龚支书、李会计、罗主任、李辅警和廖医生都前来给他俩接风。这排场,好像他俩是从东土大唐而来的高僧似的。坐在饭桌上,他望着一碗碗辣椒与大肉,似乎还有点不好意思。直到看着麒任哥坦然地在碗和嘴之间做着娴熟的搬运工作,他才慢慢伸出了自己的筷子。寒暄、展望,乡音、辣味,伴随着谈笑声,圆圆的饭桌上不同的元素在一圈圈地转动着。我想,同时转动着的,大概还有他未来两年生活的大门。

作为一个从小在城市长大的孩子,这里的一切对他来讲都太过新奇。好友给他起了个外号——“城巴佬”,对此他也只是憨笑着摸摸脑袋,因为确实是那样嘛。郑州这座城市地处平原,自然就没什么山丘;而他对河流的认识,也只停留在小时候父亲工作时口中念叨的“贾鲁河”、“熊耳河”这些简单的名字而已;至于摸鱼捉虾,那则是童话故事。所以,当他背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坐着摇摇晃晃的大巴和皮卡,颠簸了近三个小时的山路,抵达这座山清水秀的小山村时,我看到了他眼中放出的光芒。来到这里后,帮老乡拔花生、割水稻、晒谷子,那些技巧他一学就会,仿佛他本来就该属于这山野似的。

《他》 ▏英家村小的许老师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1.jpg

(许多帮当地老师晒谷子)


我俩站在一片水塘前——其实那算不上是水塘,只是挖掘机在河道边挖沙挖出的一个大坑。溪水和雨水将其填满后,水坑底部在阳光奇妙的照射下泛着蓝绿色的光,那色彩着迷得好像要把人吸进去似的。

“你说,我们的学生会是什么样子的?”他盯着水底问我。

“也许这两天就能遇到些。”

他和黄老师都不是师范专业毕业的,也从来没有过教学经历,我知道,此刻的他,既期待,又紧张。如果能在开学前先见到一些学生,那一定会对他有所帮助,这也是我拉他出来走走的原因。

“你瞧瞧这个。”拿出了手机的他对我讲。

我把头勾了过去,是TFC微信群的对话——那是一句上联:“新生薪火心相连”。

“你有什么高见?”

“没什么头绪。我们回去吧。”他把一块石头踢进了水塘,转身向学校的方向走去。

午觉睡了一半,他被尿憋醒了。蝉鸣声盖过了小便的声音,这些小家伙在夏天的最后一页奋力地叫喊着,像是一场隆重的送别。山里的夏天,结束得会更早一些。

“有了!”正在洗手的他忽然停了下来。

“啊?”

“重闻虫鸣崇山间。”

距离开学还有五天。

《他》 ▏英家村小的许老师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2.jpg

(英家完小旁边的水塘)


沉船


在整理学校的物资时,不难看出英家完小往日的辉煌——玻璃碎裂的橱柜里,放着落满灰尘的各式教具。大量未开封的玻片和试管散落一角;昆虫标本只剩下名字的标牌,矿石标本则除了石灰石外都还保留完好;而在橱柜的最下层,放着一台三球仪和一些我叫不上名字的仪器。当我们把这些东西搬到三楼的储藏室时,又发现了大量尘封的图书、一些完全瘪掉的球、两台破旧的电脑,以及一台坏掉的打印机。我犹如置身于一艘古老的海底沉船,虽然桅杆断裂,折戟沉沙,但仍可以轻易地从那些泥沙遍布的成箱财宝中想象出它曾经扬风远航的模样。

《他》 ▏英家村小的许老师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3.jpg

(尘封的书籍)


而英家完小去年的学生——只有五个。当然,如果算上幼儿班,全校十一人也算是“兵强马壮”——这谈不上什么令人骄傲。前有滔溪,后有梅城,几公里的山下还有上马,因为种种原因,大量学生都被这些大校分流,没人愿意再来日益破败的英家读书——或是教书。

岗前培训接近尾声的时候,森哥在自主选校的过程中介绍到,英家教学点可以说是目前湖南所有教学点里条件最艰苦的。在他和黄老师选择了英家作为第一志愿后,森哥居然对他伸出了大拇指——这个大拇指比起“最艰苦的”几个字倒更让人心里发毛了。

当他真的抵达英家,一切都已经焕然一新。为了重振旗鼓,学校请回了多年前的老校长,同时引进了他和黄老师两名志愿者教师;教育局与村委一共拨款二十多万元,用于改善学生的学习环境和教师的宿舍环境——教室里有了多媒体,黑板桌椅也都换成了全新的;多年未住人的教师宿舍,在重新粉刷后,甚至还装上了热水器和空调。五月份调研考察时还是破败不堪的英家小学,在附近村民和社会各界人士热情的努力下,短短三个月,摇身一变成为了教学点里条件最好的那个。然而,他也真正明白了麒任哥口中的“所有人都在看着你们”是什么意思。学校之前就有过重建,但因为种种原因,最终还是不了了之。这次也许是英家学校翻身的最后机会了,他们不敢输。

《他》 ▏英家村小的许老师 - 中华支教与助学信息中心 - 4.jpg

(修缮一新的英家完小)


就像是开战前士兵们会在壕沟里吹牛似的,在开学报名的前一晚,他和我聊起这些。

咚咚咚。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校长敲开了。

“明天起早点儿,孩子们都很喜欢上学的,他们可能五点多就来了,我们抓紧时间,报名完开个会,争取九点半结束。”

“好的。”他兴奋地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距离开学还有一天。


写在后面

在我最疲惫的一个晚上,和一个大学的朋友有了引子中的对话,她的那句“那就祝你做个变成了我的梦”给了我创作本文的灵感。像是《美丽心灵》中的约翰和查尔斯,也像是《拳击俱乐部》里的杰克和泰勒,文中的“他”和“我”是同一个人的不同表象。“他”代表了最真实的我,身上有着缺点和错误,在面临各种抉择时也会犹豫和迷茫。“我”则代表了一个更完美的,更理想中的形象,“我”是“他”想要变成的最终形态。

可“他”在日常的工作中却发现成为“我”并非那么简单,培训时那些理论化的知识,在实际运用的过程中,总有种“纸上谈兵”的感觉。“他”像是小马过河,不断摸索着一条更适合自己的道路。在这个过中“他”不断地向“我”求助,而“我”作为一个目睹“他”全部心理和行为过程的人,却又不会给予“他”真正的帮助。“他”的行为活动即是“我”的行为活动,“我”的心理活动即是“他”的心理活动。“他”与“我”之间的对话,则是我的内心独白,在不断聆听自己内心的过程中,我也发生了一点一滴的成长。

(为中国而教  许多)




为孩子们申领助学品 长期支教志愿者申请 假期支教志愿者申请 志愿者报名进度查询 无偿申领海豚公益云
扫描下列二维码加入CTA智能微信俱乐部

或添加微号 cta613 获最新支教助学信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fastpost


GMT+8, 2019-12-5 02:15 , Processed in 0.055840 second(s), 19 queries .

回顶部 内蒙古快3计划 国丰彩票 江苏快3平台 重庆彩票网 中兴彩票 234彩票 头奖彩票 868彩票 牛牛彩票 卓易彩票